网站首页  律师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欢迎光临我们网站! 
   首页    债权债务 合同纠纷 离婚纠纷 交通事故 劳动争议 刑事辩护 诉讼流程 法律案例
热门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合肥法律顾问 » 法律案例 » 正文
浙江义乌籍商人恶意拖欠2亿执行款拒不还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作者:合肥律师  来源:www.055112.com  日期:2015-10-14  阅读:143
       涉拒不执行案件几十起,金额达两亿元之巨;涉“一房多卖”,金额一亿元以上……近年来,数以百计的浙江金华商人和群众受最高法“失信黑名单”上的浙江义乌籍商人朱剑峰所累,他们的要求很简单:要么还钱,要么抓人。
受害者们穷尽司法诉讼、公安机关报案、政府部门上访等途径,浙江司法机关发出数十起判决,均奈何不了朱剑峰。原因在于,河南信阳市平桥区人大对浙江司法机关提请司法拘留该区人大代表朱剑峰不予许可。
著名“老赖” 恶意拖欠2亿执行款
据公开信息显示,浙江义乌人朱剑峰现任河南省浙江商会会长、浙江蜜蜂集团总裁、河南福德义乌商贸城商业公司董事长,其名下有项城市福德置业有限公司、义乌天元置业有限公司等。
但“光鲜”的外表背后,朱剑峰却是浙江金华地区著名“老赖”。
2012年11月,朱剑峰向义乌商人李彦照借款900万元。因迟迟不还钱,2013年4月被李彦照告上法庭。李彦照虽然赢了官司,但他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的朱剑峰无计可施。
追债过程中,李彦照获知,与他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登录最高人民法院网“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朱剑峰未执行案件高达9起。
9起被曝光的未执行案件,均显示被执行人朱剑峰“全部未履行”,未履行的具体情形是“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或者“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其他规避执行”。
2014年7月15日,(2013)浙金民初字第00005号执行文书显示:由被告浙江省义乌市天元置业有限公司支付给原告赵某逾期交房违约金4830867元;案件受理费22210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27100元。被执行人朱剑峰“全部未履行”,具体情形是“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2014年5月26日,(2013)金义商初字第01068号执行文书显示:支付900万本金及利息。被执行人朱剑峰“全部未履行”,具体情形是“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2011年11月24日,(2011)浙金商初字第00003号执行文书显示:第三人朱剑峰于2011年11月18日支付原告金某人民币570 0万元;案件受理费209166.50元(已减半),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14166.50元。被执行人朱剑峰“全部未履行”,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义乌市法院执行局局长李小坚介绍,朱剑峰在义乌市法院有13起执行案件,总共欠下他人1.34亿元债务,目前均未执行。另据南都记者查询,除了在义乌有13起未执行案件,朱剑峰还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法院有多起“失信执行”案件,其在浙江上述三地法院的数十起未执行判决,金额累计高达2亿多元。
黑心老板 一房多卖坑害购房者
除了欠债不还,朱剑峰在老家义乌还涉嫌一房多卖、伪造公章、合同诈骗等。
2007年前后开盘的义乌“天元·滨江国际”,为朱剑峰旗下的义乌天元置业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天元置业”)开发,该楼盘的商铺售价高达每平方米4万元以上,销售金额过亿元。
但数百名购房者在付出了巨额资金之后,多年来一直无法办理房产证,也无法进驻商铺和住房,原因在于这些商铺和房子基本上有两个以上的购房者。福建商人郭燕燕向南都记者表示,“天元·滨江国际”总共有370多个商铺,多数商铺存在一房多卖的现象。义乌市住建局的信访答复还证实,“天元·滨江国际”除了一房多卖,还存在将商铺休息区当成商铺出售等问题。
据中新网2011年报道,朱剑峰在义乌所开发的另一楼盘“御景园”,曾爆出“骗取规划许可证”丑闻,朱剑峰涉嫌伪造“义乌市建设局规划审批专用章”后在“宾王御景园地块总平面图”上使用,义乌市住建部门为此还曾经向义乌警方报案。朱剑峰于2010年7月26日办理取保候审,义乌市检察院最后作出不起诉决定。
朱剑峰一房多卖和诱骗群众购买虚假商铺,在义乌市引发多起群体性维权,为此义乌市政府成立了以住建局为主力的联合工作组进行应对,迄今仍未消弭朱剑峰所带来的不安定因素。
投资商人 撒钱修路获人大代表身份
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老赖”很多,但是已经登上最高法“失信黑名单”的“老赖”,仍能稳当人大代表,十分罕见。
从河南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前往“玲珑湾项目”,要经过一条双向四车道的“中心大道”,该大道约有2公里。平桥区人大办公室主任邢常喜介绍,该条大道为朱剑峰于2007年出资4000多万建造,随后他得以于2009年前后,仅以6000多万便圈下平桥区浉河岸边黄金地段500亩土地。
由于资金不足,朱剑峰随后仅拿下政府低价出让的500亩土地中的260亩。这意味着朱剑峰在河南平桥修了一条不长不短的路,便低价获得了一块近300亩的开发土地。
朱剑峰修路换圈地的举动,获得急于招商引资的当地党政部门的认可,2012年,朱剑峰当选平桥区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与平桥区官方对朱剑峰投桃报李相反的是,远在浙江的众多受害者纷纷指责,朱剑峰在河南的投资资金来源,其实就是在义乌骗取到的巨额黑金。
人大代表 法院执行提请人大许可遭拒
我国代表法第32条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
立法赋予人大代表以人身特别保护权的目的是保障代表履职,按照代表法的规定,人大许可程序审查的重点应当是“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
但朱剑峰获得平桥区的人大代表身份后的言行,类似于捡到了一道违法犯罪不受法律约束的“护身符”,导致浙江司法部门对其拒不履行法院判决的执法,显得更为无力。
2014年8月1日,有当事人向义乌市法院举报朱剑峰出现在义乌市,法院随即传唤了朱剑峰。义乌市法院执行局局长李小坚证实,朱剑峰向法院亮明了他是河南平桥区人大代表的身份,导致义乌市法院无法当即对朱剑峰拒不执行判决,采取拘留等强制措施。
同年8月8日,义乌市法院向河南平桥区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提请许可对人大代表朱剑峰予以司法拘留的报告》,称在执行案件过程中,查明朱剑峰于2012年元月当选为信阳市平桥区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报告还称,因被执行人朱剑峰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11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拟对其采取司法拘留强制措施。“由于朱剑峰系平桥区人大代表,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32条规定,特予报告提请予以许可,请批复。”
平桥区人大办公室主任邢常喜证实,收到法院的申请之后,平桥区人大常委会开会进行了研究,同时联系了朱剑峰,并叫他自行放弃人大代表身份。
平桥区人大展示的一份盖有朱剑峰印章的《情况说明》显示,朱剑峰在该说明中承认,其在平桥区投资的同时,确实在义乌有过融资,且存在民事经济纠纷被起诉,正在着手筹措资金还款。在说明结尾处,他还称:“本人的人大代表,是由于在平桥区创业投资多年,于2012年由平桥区人民合法选举产生的,我积极履行代表职务,带头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邢常喜称,朱剑峰对平桥的投资贡献很大,他与平桥区政府当初约定的建设市政道路换取开发土地方案,因政府的拆迁工作推进不顺,本应2010年交付的玲珑湾数百亩项目土地,未能如期交给朱剑峰进行开发,造成朱剑峰很大损失。
基于亏待了朱剑峰的心态,平桥区人大在接到义乌市法院致函4个月之后才向义乌市法院回函,称“朱剑峰代表在平桥区投资时间较长,资金链较大。从2007年至今先后在平桥区投资4000万元实施建设平中大街项目;投资6933万元获得263亩土地使用权,开发玲珑湾商住楼项目。由于该项目拆迁工作不顺利,耽误时间较长,致使该项目未能如期开工建设,影响了朱剑峰代表的投资回收。近期朱剑峰代表开发的玲珑湾商住楼项目即将开工建设。区人大将监督朱剑峰代表偿还债务”。
尽管平桥区人大常委会的回函中没有明确说明不许可’司法拘留”,由于没有得到明确的“许可”回复,义乌市法院对朱剑峰的司法拘留未能执行。
平桥人大庇护朱剑峰的初衷,在随后的事态发展中,并没有获得相应回报。2015年8月底,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信阳市平桥区人大回函中提到的“玲珑湾项目”,现场仍是一片荒凉,丝毫没有动工迹象。由于该项目迟迟未动工,之前不肯搬迁的拆迁户,纷纷在地块上种上农作物,平桥区官方与拆迁户之间至今矛盾仍未调和。
观点 专家:平桥区人大“冻结”法院提请不妥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人民之友》杂志主编田必耀向南都记者表示,根据代表法,人大代表有义务模范地遵守宪法和法律,自觉遵守社会公德。
针对平桥区人大常委会未明确答复义乌法院《关于提请许可对人大代表朱剑峰予以司法拘留的报告》,田必耀认为,代表法设立了人大代表人身自由特殊法律保护规定,这种保护不是“护身符”,而是保障代表依法行权履职,防止有关机关和个人对人大代表的执行职务的发言、表决和其他行为进行法律追究,或者打击报复。那么,人大常委会审查许可申请的标准是什么?按照代表法第32条规定,“应当审查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并据此作出决定。”
按照法律规定,平桥区人大常委会应对法院报告进行调查和核实,如果不存在对代表履职进行法律追究、打击报复的情况,就应作出许可决定。当然,人大常委会符合法律程序的投票表决结果,无论许可,还是否决,应当被尊重。如果法院的申请报告被人大常委会否决,可以向本级人代会反映,由本级人代会予以变更或撤销;或向上一级人大常委会反映,上一级人大常委会若发现下级人大常委会不予许可的决定不适当时,可以依法撤销。当然,启动这些程序需要大量的资源。有的地方,人大常委会在首次否决后,第二次查实情况后予以许可,也是一种可行的救济。
田必耀认为,如果朱剑峰确实存在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或者进入最高法“失信黑名单”等情形,属于未能履行人大代表义务,这与人大代表职务属性、选民期望相悖,平桥区人大常委会要求朱剑峰自行辞去人大代表的建议合法合理。除了这一途径,还可以建议原选区选民罢免朱剑峰的代表职务。
“这不是制度缺席的问题,而是法律实施中遇到的问题,需要用法治思维来解决。”对于义乌法院目前面临朱剑峰借人大代表身份抵抗司法判决的困境,田必耀认为,现行的法律和制度是有解决途径的。基于朱剑峰在平桥区的贡献和影响,平桥区人大常委会持慎重态度,值得肯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应尊重人大的民主程序。他建议义乌法院可以继续向平桥区人大常委会提请许可,而平桥区人大常委会更应有法的精神,做全面践行依法治国的典范,依法审议义乌法院的报告,并及时作出决定,一味搁置报告显然不妥当。 
 
  
 
 
相关阅读

  知名律师推荐  
苏义飞律师
苏义飞,合肥知名律师,电话/微信:15855187095,QQ:314409254,地址:合肥市北一环路财富广场首座14楼1415室。
  最新文章  
  猜你喜欢  
律师合作 | 诚聘英才 | 法律声明 | 意见建议 | 关于我们
地址:合肥市濉溪路278号财富广场首座14楼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电话:15855187095 QQ:314409254
信箱:314409254@qq.com 皖ICP备120017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