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全国咨询电话15855187095
债权债务

翼龙贷的风控实招

来源:www.055112.com  发布:2016-08-03  浏览:
        2013年,看遍中国举办的任何一场大型互联网金融论坛,其嘉宾名单中一定都会有“王思聪”这个名字。
        王思聪,翼龙贷网董事长,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之一。他既没学过金融专业,也没学过IT专业,却把P2P互联网金融事业做得一片火热,先后5次被央视《新闻联播》等节目加以报道,而翼龙贷也荣登新传媒产业联盟与和讯网联合评出的2013年“互联网金融十大品牌”榜单。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这位互联网金融界的明星人物,早在2000年初就开始了对民间借贷困局的深入反思。
       从创新出发
       上世纪90年代初,王思聪做起了纺织品进出口贸易。那时候,中国纺织品物美价廉,在世界市场非常抢手,他的生意也因此做得顺风顺水,累积财富很快接近千万,成为了地地道道的有钱人。
       可是,他的钱很快就“人间蒸发”了,“谁让咱爱上了互联网呢。”王思聪这样调侃自己。当初在做外贸的时候,王思聪看到国外客户已经开始借助电子商务平台进行交易,打款、定产品的款式样式、下定单、签合同这一系列交易环节都在网上进行,他敏感地发现了其中蕴含的商机。1997年, 王思聪先于马云做了一个 CE88 网,成为中国最早的电商之一。
       “结果,先锋最终变成了先烈。”回首这段往事,王思聪笑了。他说自己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懂资本运营。马云也不是学 IT 的,但他在资本运营方面有技巧,而那个时候王思聪是用自己的钱去投资,结果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面对巨大的失败,妻子失望地离他而去,但失败并没有让王思聪停下脚步。“我不甘心!”他是一个倔强的人,内心一直汹涌着创业的冲动。“只要奋斗不止,80 岁都可重新创业。”
       此后,学服装和美术出身的王思聪,利用破产调整的时间,进入北京大学办的金融班为自己好好地充了电。2000年,王思聪和他的公司布局民间借贷领域,主要从事中介业务;2002年,正式开始开展民间借贷撮合服务;2007 年推出“贷款信息”网站;2009 年转做“P2P”新模式;2010年,在上海、北京、温州进一步试点;2012年,面向全国建设网点。自此,这场始于13年前的P2P实践,已开展得有声有色,如火如荼。
        但是,天性喜欢冒险的王思聪,此时却变得“胆小”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懂得了谨慎。采访当天,他这样告诉记者:“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新事物。你可以说是冒险,其实我骨子里是想创新。”王思聪表示,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翼龙贷能在P2P领域踏踏实实地发展,因为发展历史最悠久的金融行业要与最为新兴的互联网结合,其中风险很大,难度更大。王思聪很看好P2P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前景,因为现在中国整个银行业的存贷款规模已经达到百万亿级别,而P2P金融的规模只有二三百亿。对于P2P互联网金融这样一个新生事物,在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时,他也希望全社会能用呵护和爱护的态度来对待它。
        “火爆”的“困局”
        众所周知,融资难是国内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困局。中国传统的信贷资源基本上只能覆盖仅占全国企业数量百分之几的大中型企业,而大批处于成长期的中小企业却无法受惠。所幸,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变革,让新诞生的P2P模式成为改变这种困局的重要力量。从此,深处融资饥渴期的广大小微企业,有了求生的通道。
        王思聪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P2P平台已有2000多家。他个人认为,不出两年,这类机构可能会扩展到上万家,但最终能够生存下来的肯定不会有这么多。他还乐观地预测,到今年底,国内P2P平台的信贷额度有望达到五六百亿,未来还可能以300%的速度增长。据他分析,P2P的发展高峰还没有真正到来,依照现有的发展势头,到2016年、2017年,中国的P2P平台信贷额可能超过1万亿。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王思聪表示,中国互联网金融市场的爆发趋势是无法阻挡的。借助这股力量,大量来自实体经济领域的小微企业,有望获得扩大再生产所需要的资金。而在这批企业成长壮大的过程中,资金出借人就能够顺利获得稳定而丰厚的收益回报。
       王思聪还告诉记者:“互联网细分行业的每一次爆发,基本上都是在瞬间发生的,根本没有办法提前预见。所以,有眼光的机构和投资人要敏锐抓住这些机遇,一旦进入晚了,就可能错失良机。”
       他称,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是草根式的自下而上的探索,最近两年之所以这么受追捧,与P2P弥补了被传统银行所忽视的小额存贷汇业务市场有直接关系。在他看来,商业银行放贷门槛高,民间借贷法律风险大,它们都难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的实际困难。但是,P2P平台对于借贷双方债权关系的法律保障,使得出借人一旦遇到借款人不还款的风险时,可以通过P2P平台对借款人的所有借款进行冻结并通过委托诉讼实现出借资金的安全,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客户对采用P2P模式进行借贷融资的信心。
       “跑路”隐忧
        令人堪忧的是,中国人做事喜欢“一窝蜂”。当前,P2P行业爆炸式增长的背后,必然潜伏着盲目跟风者或钻法律空子的人,最终可能导致公司平台倒闭、老板卷钱“跑路”。这些隐患使得外界对于P2P行业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无形中也加剧了投资者群体对P2P创新模式的疑虑和恐惧。
       据王思聪透露,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挤兑、倒闭、查封而“跑路”的P2P企业已达30多家。其中,最惊悚的事件发生在今年10月,当时“福翔创投”刚上线三天就发生了老板“跑路”。
        为何刚刚兴起的P2P行业会出现如此多的乱象?王思聪直言不讳地给出了答案:
        原因之一:动机不纯,恶意诈骗。王思聪解释道,此类平台虚拟借款人信息(虚标、拆标),通过非法集资、挪用资金的方式诈取投资人的资金。所以,针对此类平台,投资人应当对借款人的信息进行反复甄别和逻辑检验。他坦言,目前,P2P还属于“三无”行业(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机构监管),这使其像是一匹没有缰绳的野马,四处狂奔。为此,他建议国家要对P2P平台的用户注册实行“实名制”,并在网站系统中嵌入身份信息联网核查系统,从而杜绝欺诈行为。
       原因之二:以小搏大,冒险投机。有的平台本身实力很弱,为了急功近利圈钱,匆忙搭建草台班子,系统粗糙,运营混乱,体验糟糕,缺乏管理。这样的平台注定经不起大风大浪,比如2011年倒闭的“哈哈贷”,就是因为没有协调好资金问题而走投无路;还有2013年死掉的“众贷网”,也是因为整个管理团队缺乏专业管理能力,开展业务的时候没有把好风险控制这一关,最终走上了绝路。王思聪告诫每一位投资人,投资前一定要重点查看所在P2P平台的存续时间,并与客服取得联系验证其专业品质,还可以观察其网站界面的内容和操作流程是否与其他平台高度雷同。为了给投资人降低风险识别成本,王思聪还建议浏览器开发者和安全软件商开发专门的软件,通过“重复提示”方式提示用户要谨慎进入安全性低的网站。
        原因之三:过度营销,摊高成本。王思聪指出,有一部分新平台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几乎为零,由于担心自己吸引不到低成本资金,它们便忽悠投资人,承诺“高回报”,并推出各种“奖励”营销活动大肆造势,如承诺“以费代息”“以奖代息”等。其营销成本因而迅速加大,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因为应对无望而选择“跑路”。还有一部分人是恶意“打新”,专门组成“打新团”,聚集一些资金来跟新平台谈条件:你给我多少回报率,我就给你的平台凑多少投资人气。一旦等到获利他们就撤资一哄而散,结果吃亏的还是那些散户投资者。针对此类平台,王思聪呼吁,投资人应该根据平台公布的费率标准来计算借款人和平台需要承担的成本,当成本过高时,往往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为此,他建议有关主管部门可适当限制P2P的利率和费率,将借款人融资成本和投资人的回报限定在合理水平。
       翼龙贷的“三道防线”
       值得欣喜的是,当许多平台“跑路”倒闭的时候,翼龙贷的业务却更“火”了。凭借温州金融改革“标杆企业”的名头,加上《新闻联播》的报道多次对翼龙贷的信用体系建设加以肯定,每一次行业内出现“跑路”风波后,翼龙贷的注册用户量和交易量都会出现大幅攀升。对于自身平台的喜人表现,王思聪的评价是:这是很多平台失败之后,投资者理性回归的必然结果。他满怀自信地告诉记者,在风险控制方面,翼龙贷确实有自己独到的“撒手锏”。他向记者披露了翼龙贷为保障投资者资金安全而设置的“三道防线”。
        第一道防线――线上交易防挪用,信息透明防自融。记者获悉,翼龙贷所有的线上交易都会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且每一笔交易均有据可查。同时,平台严格禁止挪用行为,从而避免了线下交易的挪用风险。另外,翼龙贷网上的所有借款信息,都有详实的资料说明,投资人可直接与借款人联系,通过远程视频或实地上门考察的方式核实借款信息的真实性与风险状况,以避免平台虚拟借款项目为自己融资的风险,真正实现了每个投资人在翼龙贷网自主选择标的、自主选择利息、自主选择期限、自主选择金额、没有任何强迫、更没有欺骗的自主交易。
        第二道防线――多级风控防违约,次债收购防逾期。翼龙贷的所有借款项目,均需通过严格的身份认证、运营商入户调查、运营商风控、运营商总控、翼龙贷总部风控、放标终审、提现终审等多级风控流程把关。一旦借款项目出现“还款逾期30天以上”的情况,翼龙贷就会要求当地的合作运营商来收购该笔“次级债权”,收购费用从运营商的履约保证金账户中划扣。
       第三道防线――计提拨备防坏账,政府监管防极险。翼龙贷对每一笔借款产生的平台服务费都计提风险拨备金,对因“不可抗力”造成的坏账会进行核销。更能让投资人感到安心的是,翼龙贷主动将平台的后台管理权限交给本地政府的监管层,从而使得在翼龙贷网上发生的交易被随时纳入政府监管的视野。
       为彻底杜绝风险隐患,王思聪反复强调翼龙贷要严格恪守“平台服务决不经手客户资金”的原则,坚持“同城借贷”原则,坚持“小额、无担保”原则。
       与此同时,翼龙贷还在全国首创“贷后催收方式”与“风险拨备金”制度,提取成交金额的1%交由政府监管,用于弥补平台损失;在借款人还款到期前三日,翼龙贷的工作人员通过短信和电话的方式对借款人进行还款提醒;一旦有借款人逾期,将由借款人所在地的运营商上门催收。此外,翼龙贷还将借款人的多项信息公布在平台上,便于投资人随时通过平台公布的联系方式与借款人进行一对一的沟通,有效降低骗贷风险。
        翼龙贷的风控实招
        众所周知,借贷的风险控制是世界性难题。不过,到目前为止,翼龙贷的损贷率还不到千分之二,逾期率也非常低。
        王思聪告诉记者,翼龙贷始终坚持严格的借贷标准。首先,第一次借款不能超过12万元;第二次借款的额度可以根据首次借款的还款质量来浮动,有的可能会增加至15万到20万元,目前的上限是50万元;其次,当借款人首次出现违约情况时,翼龙贷会对借款人密集回访、敦促,确保在接下来的借贷活动中不再发生违约情况。到目前为止,翼龙贷还未遇到“不还第二次借款”的客户。
       不过,据翼龙贷网站的相关记录显示,该平台也存在首次借款违约和借款人“跑路”的情况,但在第二次、第三次借款中并没有此类现象发生。王思聪表示,只要能够提高对第一次借款的损贷率和风险的容忍度,第二次、第三次借款就不会出现损贷问题。
       在借款人的选择上,翼龙贷也有自己的原则:一是要有固定居住地;二是以家庭为单位做借款人,对于借款一事要做到家庭核心成员人人知情和同意;三是要求家庭中至少有一人出面证明借款人具备还款能力,但这位证明人不会被要求做担保人。
       在风控方面,翼龙贷还有一项工作开展得非常深入而独到,那就是对借款人启动家庭信用教育。王思聪说,家庭信用教育是中国的传统金融机构几乎从来不做的事情,而立足于服务大众的翼龙贷,填补了此项市场空白。
       王思聪介绍说,翼龙贷对每个借款人的家庭成员都会进行信用教育,从而做到让所有家人都明白“借贷”与“还款”的责任和义务。同时,帮助他们了解家人借贷的目的与风险,了解借了钱怎么还、如何在互联网上提交借贷信息、如何使用第三方支付、如何建立还款能力的预警提示等,还会介绍一些借款到期不还的惩罚性措施和法律责任。
       王思聪感慨道,千万不能小看家庭信用教育,它能大大降低平台的损贷率。据他这几年的观察,损贷率由此而降低的幅度可达30%~40%。他强调,以往的传统金融渠道,无论是国有商业银行还是民间高利贷发放者,都只管借钱出去,并不在乎对客户的信用教育,但其实这一块是控制风险很重要的环节。
       本次采访中记者还获悉,作为互联网金融风险控制方面的先行者,翼龙贷正在代表众多同行拟定行业标准,这项工作得到了央行、浙江省金融办和温州市政府的支持。王思聪告诉记者,这个标准的草案已几易其稿,目前尚未最后敲定。
        采访临近结束的时候,王思聪还不忘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提出自己的积极建议。他说,第一,应当以框架监管代替细则监管;第二,要为之后可能发生的变革预留一定的制度空间;第三,应当以技术监管代替人工监管,通过监测整个信息系统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目前,这一监管系统正在由翼龙贷全力开发。
        王思聪表示,尽管他本人最初做P2P曾受到英国的Zoppa以及一些美国P2P网站的影响,但是P2P互联网金融在欧美国家开展得并不成功,主要是因为那里的直接融资比较发达,中小企业并不太需要通过互联网渠道获得贷款。“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的中小企业比较多,而且这部分企业对于小额贷款的需求十分旺盛。中国家庭又都有储蓄的习惯,这部分钱正好可以吸纳到P2P中来。”因此,王思聪认为,互联网金融的P2P模式未来一定能在中国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